栖秋每天都在犯困

梦想就是当一条咸鱼
画风什么的,不存在的,只有咸鱼才有一点温暖的这样子。
群里面都是人才,产粮又好吃,我超喜欢白嫖的。
“打游戏!”发出了写文的声音。
我就不信用表情包还有人能跟我撞头像

#是栖秋的使用说明x
     是个老年话废x语死早晚期x说话不带表情包真的很难受x
    尝试双修x然而都很渣_(┐ ◟ᐕ)¬_
脑内开车七十迈,然而写出来的只有学前儿童四轮车 【懒癌晚期】
    新手coser,然而穷苦肥宅依然买不起衣服x
    ms白佣是本命!算是童年不懂耽美时候嗑的第一对bl cp x
d5:

                  杰佣
         黄占  咎安  裘前
          园医空  欺诈组 

魏澜及魏澜衍生x

   你看我好像坑了,其实是我咕咕咕哒
【会完结的,大概】

我不是鸽子,我只是鸽子的饲养人
【所以放鸽子也是在所难免的x】

【突然诈尸】
旧图重绘——
以及黄占和自家崽
滤镜真好玩x

4TIP–ruca首席打call官–学不好素色速不改名:

鹿比:

作为剧情党,收集了官方给出的全部的佣兵相关资料,应该都在这里了。资料都是网上搜集的,如有侵权我会调整改动。


我发这些主要是因为,我觉得从官方给出的资料中,佣兵的性格特点其实是很明显的,但是现在的好多cp向粮食着实...ooc,希望能有更多人看见这些官方资料,不管是自行理解还是看我分析,我觉得就凭官方给的资料,他的形象和性格应该很有特点,少产一点ooc粮吧


p1是佣兵的背景故事,但是很明显只给了开头部分,连整个故事都没有讲清楚。
根据原文,可以推测奈布对于“感情冷漠,反应迟钝”是抱着“反感的情绪”,说明他是与之相反的人

p2是官方的配音活动中,官方选出的佣兵台词。很明显看得出来他重视同伴,身上沉疴旧疾很重(或许这也是导致他在游戏中死亡的原因),过去的经历很痛苦,但依然热爱生命,坚强而勇敢

p3是官方搞的测试人格的小活动,佣兵的描述很耐人寻味,我觉得重点有两个,一个是“表面上看起来若无其事”,还有一个是“背负的过去最多”。他身上的伤和心里的伤已经让他痛不欲生,但他依旧坚强,热爱生命,最起码在他人眼中,他要尽量表现地若无其事

p4是官方七夕寄语,真的看得出来战争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他对于战争,和平,和人性的思考,以及自身命运多舛和不能掌控命运的无奈

p5p6是推演。关键词我提炼了一下,大概有:
“不断的警戒和猜疑”,“不愿承认,但战斗技巧仍铭记于心”,“面向光明,在黑暗中行走,不要发出声响,寻找出口”,“同伴是很重要的”,“使用步枪射击的机会只有一次,并且一击得手”,“务实”,“可悲”

p7是特质的描述,可以知道的是:战场磨练了他的意志,也给他留下了阴影,让他经常处于恐惧与恐慌之中(精神状态差),而身上也有难以愈合的伤口,新伤牵动旧疾(身体状况差)


p8传闻,可以知道的是“个子不高,体格也不健硕”“不高也不壮”“不屈不挠的精神”“杀人为生”

p9是佣兵的官方发型,在微信小游戏里已经出现过,那个棕色发型很明显就是弹簧手的发型,同时主美说,紫皮是不能改变发型的(例如空军医生等),那么可以肯定,佣兵发型就是官方发型

p10,他真可爱



我觉得非要说的话,奈布很像小时候看的《翼·年代记》里面的李小狼。不管是“不高也不壮”“身材矮小”的少年一般的体型(作为廓尔喀佣兵的奈布,身上肯定是有一些轻薄的肌肉的,就像李小狼那样,宛如一个少年般的体型但是并不羸弱),还是性格方面都很像,比如奈布也同样“背负的过去或许最多”“坚强”“勇敢”,他并不是暴躁老哥,也并不是兵痞流氓,但也不怕事,不娇弱。

注意!我再说一遍!他并不是暴躁老哥!!也不是流氓!!更不是兵痞!!!

这种ooc人设看得我真的反胃,请所有产过这种ooc粮食的自己反省


是一个最普通的士兵,为战争后遗症而痛苦,也为自己的信念而坚定,是军人,但不是战神,他有他的勇敢坚强,也有不可与其本身分离的,他的恐惧,他的恐慌,他会害怕,会流泪,只是一个普通人,普通的士兵(灵感来自4TIP先生的话)


以及还需要说明的是,佣兵的眼睛是蓝色的,据·推·测或许是英国人与廓尔喀的结合混血儿。在奈布的家乡廓尔喀,种姓制度非常严苛,把人分高低贵贱,歧视和欺凌现象比较重。他入伍后,明明能力十分优秀,但是却因为身上的廓尔喀血统而受到压迫,这也是一种歧视。后来,在推演中说的模棱两可的“忍耐和撤退,都一样可悲”和“廓尔喀弯刀不该向同胞挥舞,我需要离开”推测,大概是重情重义的奈布面临了军队军令与同胞情意以及正义之间的矛盾,让他离开了英军,但是作为少年入伍的廓尔喀士兵,他从战场上只学会了该怎么杀人(尽管他“不愿承认”),他也只能以此为生,于是他选择做一个佣兵,也是合乎逻辑并无可奈何的。

过去饱受歧视的经历(不管是入伍前还是入伍后),让他心中充满着对于生命平等的渴求,这或许也是导致他离开军队来到庄园的直接原因,或许,他认为在这个庄园里,他能寻找到回答心中痛苦与疑惑的答案。

念你成痴,思你成疾

咸鱼了一个暑假,这大概是我看完的最好的一本小说了吧。
  盗笔漫画给我留下的童年阴影太重,这大概也是我看完的第一本盗墓小说了吧。
  结局太扎心了,哎
  你们剧情好看的作者是不是就是喜欢写be???
  设定大概就是那颗玲珑窍产生了副作用,无限接近于长生,但是体温低下,需要像蛇一样蜕皮。受到致命伤也会死。
  bug啥的不管了,就很扎心,很想看他们he

————————
  七月半,鬼门开。灵船现,始皇出。
  一个白色的身影熟练地扎进水中,轻车熟路地绕开一路机关潜入主墓室。而一个相比之下更为洁白的身影已经坐在了墓室中的满地金山之上。
  相比于来人被一身白衣趁得有些黑了的小麦色的皮肤,抱膝端坐在那的人儿皮肤更为白皙,与白衣相比那白衣好似蒙上了灰尘一般。
  来人正是那李叮当。
  或许是那龙心玲珑窍起了作用吧,多年过去,还是那年初见时那副面孔。只不过因为常年在形形色色的人中周旋,笑起来也是皮笑肉不笑,看起来失了曾经那份冲动与那人畜无害的笑脸。成了现在这幅满肚心机,能够笑着将人推下不复深渊中的,恶魔的样子。
  谁也不知道,在一次次交锋中李叮当丝毫不敢放松警惕,时刻紧绷着神经。每每午夜梦回都是四姑娘满身血液在怀中闭上眼睛的模样。
  那是千年来最大的野心家!也是那唯一的赢家!
  不过那一切在眼前的人面前,也不过是一场泡影。一切只是为了眼前这个人而已,为了他而寻找真相。
  李叮当快步走过满地的金山。脚步虽快,却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就连脚下的金币也没有移动分毫。
  虚环住眼前几乎白的发亮的人儿,一包开了封的大白兔奶糖已经放在了四姑娘的胸前。被切开的塑料袋整整齐齐,剩下的遗骸就躺在四姑娘的脚边。
  几不可闻的一声叹息。
  四姑娘捻起一颗大白兔奶糖,小心地剥开塞入口中,细细舔净手指上的糯米纸屑。心满意足地眯起眼睛往身后李叮当的怀里缩了缩,又被不似人的低温冻得一哆嗦,却又找了个舒服的位子窝着。
  李叮当对于四姑娘的任性有些哭笑不得,又分外满足。
  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这些年他下过许多大斗,多大的难题都能迎刃而解。就是被巨石压住了半边身子都没有这样手足无错过。
  只因为他是四姑娘。
  无数的思念卡在喉咙里,最终只化为了一句话:“别窝着了,怀里冷。”
  “这样就很好。”四姑娘有些不满李叮当撑着身体想要后退,又向后窝了窝,拉过李叮当的两条手臂环在胸前,就好像是李叮当搂着自己一样。
  对于四姑娘的任性,李叮当心中有股说不上来的喜悦。
  也由着人任性,甚至撑起身子靠在大块的柱子上,让身体倾斜下来,替人寻了个更加舒服的位子窝着。感受掌下的柔软渐渐变得坚硬,便知道这短暂的相会即将到头。
  夜明珠装饰的顶部就好像晴朗夜空中的繁星,而我们只是在夏夜的终点站最后一次在草地上互相依偎的普通恋人一样。
  想到这里,李叮当不由得笑出了声,笑自己什么时候也有这种浪漫的想法了。明明已经是一个满手鲜血的老油条了。
  听到笑声的四姑娘回过头看着李叮当,目光中带着不解。
  瞧着人一连塞了几颗大白兔,腮帮子微微鼓起,倒像是贪食的仓鼠一样,一下子戳到了心中那不为人知的柔软的地方。
  不由自主地伸手戳上了腮帮子——和想象中一样的细腻软和。
  虽然第一时间就被人恼羞成怒地打了下来。
  一时没控制好力道,就是李叮当现在这皮糙肉厚的,手背都红了一大片。
  虽然是及时抽回了手,但是大片的红肿却还是被四姑娘的眼睛逮了个正着。目光闪了闪,挣扎着在人怀里翻了个身。
  李叮当还以为是四姑娘余怒未消,正打算举手讨饶,却见眼前的是四姑娘那张放了看也无比赏心悦目的俏脸。
  那种俏脸的主人正将因为吃糖而舔得水润的嘴唇印在了李叮当的唇上。
  虽然是一触既分,那甜腻的味道还留在唇齿间——李叮当脑袋一时间有些当机。
  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觉得脸上有些烧。
  四姑娘的脸色却是比这个被“强吻”的人还要红。也许是因为他也是第一次主动去亲吻一个家人以外的人,还是自己的心上人。
  李叮当只觉得脑袋轰的一下炸开,平日里的精明算计,现在只剩下一团浆糊。几乎是想也没想的低头吻下去,迎着四姑娘有些退缩的目光紧了紧人的细腰牢牢的嵌在怀里,舌头有些生涩地撬开根本不设防的口腔,卷走了还未融化的几颗奶糖,在唇齿缝间随着唾液翻搅。
  直到虽然是新手不懂得换气但肺活量不错的两人因为缺氧才分开。
  感谢南宫小姐当年地那次强吻。
李叮当从未有一次这样感谢过南宫灵儿。
  四姑娘却是臊的不行,耳朵根都是通红一片,一拳砸在身下人的胸口却也没用多大力气,只是狠狠地剜了眼前还在笑着的人。
  李叮当想要揉一揉那手感上佳的软发,不出意外的被躲开。
  放松身体任由四姑娘从自己的怀中掏出防水的怀表,看着四姑娘脸色大变:“半个小时已经过去了!你不想回去了吗!”
  李叮当摆了摆手,按住四姑娘的脑袋压在胸前——也不知道他从哪学来的这些。说道:“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没个个把十年大鱼是没法上钩的。我断了跟胖子和王援朝的联系,而且我这样子回去也不好解释,倒不如留在这陪你。”
  李叮当看不见四姑娘的表情,只觉得胸口湿了一片。
  四姑娘的内心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冷漠,他是知道的。四姑娘很自私,为了摆脱长生,抛下李叮当。
  李叮当又何尝不是?对四姑娘的思念已经成了顽疾,每每午夜梦回痛不欲生又甘之如饴。他知道四姑娘心里有他,断然不会再一次不管不顾地睡去,只留下他一个人面对着空荡荡的墓室,和另外两具尸体作伴。
  李叮当啊李叮当,你也会耍心机了啊。
  这样想着,他却只是更加搂紧了怀里的人。再也不会放开。
                念你成痴。
  人生太长,你太难忘。
  人生很长,足够我等你。

_(:з)∠)_

Ruca鲁卡_闭关肝手书:

是是是23333

菌团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这样没错了

雨治:

恩!

熬煮黑洛酱:

一点粮圈观察,不一定对


哦对了,@维鲁斯特 ←这是我的微博,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

与狼共舞【壹】

Σcp杰佣,不同的状态外表是不同的皮肤,实质上都是同一个人。前期狼奈就跟狼差不多,日常偏向大型犬吧。但还是很凶的。
Σ本章是原皮x寄生x
Σ西幻paor,背景大概是:
人类=教廷【合作关系】
精灵,妖精【中立】
人类x魔物【敌对】
野兽<魔物【统治】
人类:【魔法师公会】敌对【雇佣兵公会】
.....
  贵族与狼
.....
 
  当他看见那个站在树上的大狗时,杰克差点没有认出这就是那个失踪了半年,关于他的悬赏依然挂满了雇佣兵公会的年轻佣兵。
  不同与那些悬赏画像上或面无表情的一派冷漠或满脸狰狞像个丑陋的恶魔。
  自上而下地俯视,胸前与肩膀上和皮肤颜色无二的紫色竖瞳紧盯着人群。他咧开嘴笑着,露出的不是狼的尖利牙齿,而是有两颗虎牙的,人类的牙齿——如果忽略齿缝中的碎肉和顺着下巴不断滴在或者雪白的羊毛顶上的红色液体的话。
  身为在场唯一的贵族,被包围在人群中的杰克可以清晰的看见,那双隐藏在狼头下的猩红色的眼睛弯着好看的幅度,与狼头上的眼睛一起。
  似乎是在……愉悦?看起来和那些悬赏的画像一点都不像。
  人群显然没有认出眼前的人,他们无法将这个浑身上下写着“魔物”二字的怪物和“人类”划上等号。
  但他们却为这只怪物而沸腾——只要杀死这只魔物,哪怕只是将他的一只爪子带去公会上交他们就能得到一笔不菲的赏金。对于这些靠跟随商队偷猎糊口的雇佣兵和低级魔法师们,这是一笔足够让他们衣食无忧的金钱。
  长久安逸的生活让他们已经忘记了利益背后的巨大风险,站在后排的魔法师已经开始吟唱咒语,体型各异的雇佣兵们抽出各自趁手的武器冲上前去,谁也不想让对方的公会站到便宜。
  杰克似乎,不,是绝对听见了一声嗤笑。
  树上的魔物蹲下身后仰,即将因为重心转移而落向地面时小腿用力直接压断了粗壮的树枝,一个用力后翻落在了商队前的空地上。
  简直就像是在自家后院散步的大狗一样懒散。
  杰克用两指托住了下巴,一派悠闲地好像眼前的不是可怕的,能带来巨大利益的魔物。身边的也不是发狂的人群和阴森的密林。
  他坐了下来,腰杆挺直,哪怕是坐在干燥的泥土地上也是举止优雅,仿佛是坐在高档餐厅的真皮沙发上一样。微弯的眼眸越过人群,直刺那趴在地上的人影。
  ——姑且算是人影。
  紫色的魔物还有着人类的外形,四肢着地,胸口几乎是贴着地面,利爪在柔软的泥土地上留下一道道划痕。他伸直了腰,臀部高高翘起,喉中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是在警戒,又或者只是伸了个懒腰。
   不过现在可没人来纠结这些。
  就在他发出声响的时候,黑色阴影下亮起了一片片莹绿色的幽光——早在人群被突然出现的魔物吸引了注意力时,狼群已经悄然包围了他们。
 
  哪怕是最小的狼都到了成年人的腰部,腥臭的唾液滴下,无不在挑战人类的神经。
  两头银色的头狼从魔物的身后走来,像是有意识一样在落后半米的地方停下。端正的坐姿甚至比特殊训练的犬类还要标准。 
  商队的主人终于反应过来,转身想要冲上货车,却在看见不知什么时候窜上货车顶上的魔物时吓得一个踉跄倒在地上。
  人群慌乱了起来,开始不断推搡。既不敢靠近货车又不敢离狼群太近。
只有杰克依然坐在货车边的空地上,一手支着脸颊绕有兴趣地打量着那只魔种。
而紫色的魔物也在看他,一动不动——就好像身后的屠杀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杰克拍了拍腿上的尘土,取出手帕将溅到脸上的鲜红抹去。
  然后随手丢到一边。
  他的身边是一片“真空带”。满地的鲜红像是用卷尺衡量过一样被隔开。
  贵族向着魔物招手。
  魔物歪了歪脑袋。
.
.
  林间一声长啸。
  杰克捧着从货车上收出来的茶杯轻抿一口,加入方糖的,微凉的红茶依然带着丝丝缕缕的甜香。混着茶叶特有的苦涩。
  鬼知道杰克和魔物达成了什么协议。杰克非但没有像那些雇佣兵与法师一样,成为狼群果腹的食物,反倒是被这只头狼留了下来。
  说实话,杰克也对这只魔物很感兴趣。关于魔物的典籍有很多,自己也见过不少的魔物。可从未见过这样半兽半人的魔物。虽然他身上到处都是狼的特征,可时不时的能看见他直立行走。而且他只吃熟食。
  这很有趣。
  将茶杯放在一边简陋的折叠桌上,精致的茶具和带着扎手木刺的桌子看起来格格不入。
  但现在杰克没空去管这些。
  空气里传来铁锈味。这里虽然是森林深处 时常有大型猛兽厮杀。但是那些猛兽一般都会远离这里,因为这里是魔物的地盘。
  看来是人类闯了进来,甚至还有人正在高速移动冲向这里。
  如果来的是偷猎者……杰克撇起眉,“咔咔”两声就将指刃安装在了自己的手上。这些偷猎者曾经杀了他养的不少的乌鸦。
  将落到眼前的黑发别到耳后,重新变得一丝不苟。微扬的嘴角却不是愉悦的象征。
  一个紫色的球体朝着脸上砸了过来,下意识想要挥刀在看清楚了来人后硬生生止住。转而用另一只手将人拦住,一个回身卸去大部分冲力后将人丢在了地上。甩了甩发麻的手臂绕有兴趣地看向来人——或者说他手上攥着的东西。
  那是一颗心脏,还在跳动的淡金色心脏。

  魔物甩了甩头爬了起来,看来刚才的冲击对他一点儿影响都没有。如果忽略一路被破坏的树木杰克差点儿就以为是狼群在玩什么举高高的游戏了。
  被破坏的树木都带着金色的颗粒,随着金色的颗粒渐渐消失,那些树木都开始重新生长,但微乎其微完全看不出来就是了。
  魔物好奇地将那颗心脏凑近了嗅了嗅,,甚至伸出舌头舔了舔。
  最后一脸嫌弃的丢开。
  “噗嗤。”有趣,真是太有趣了。这还是杰克第一次看见对这玩意儿毫无反应的魔物了。弯腰捡起还在有力跳动的心脏——这颗心脏被魔物紧紧攥在手里也没有丝毫变形的心脏在杰克手中却像是棉花糖一样凹陷了下去:“教廷经过圣水洗礼的,起码是高级神官以上的心脏。这可是好东西,就这么扔地上真是暴殄天物。当然,只对于人类。”说罢“嘭”地一声,那颗心脏化成了淡金色的颗粒,就这样渗透进了泥土中。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语气中却不见半分可惜,反倒是十足的幸灾乐祸。
  魔物刨了刨泥地,大概是在好奇那心脏去了哪,随机又弓起了背,一口白牙变成了尖牙。这是杰克在和他相处的这几个月中完全没有见过的。
  杰克敛去了脸上的表情,空气中的味道是令人厌恶的,圣水的味道。一群教廷的走狗。
  一道金色的闪光绕过了杰克,直接袭向一旁的魔物。然而金光只是一晃而过,擦破了一点魔物脸上的皮肤。而那个袭击的人已经被咬断了脖子。
  魔物撕咬着偷袭者的脖颈,再松开时那人已经尸首分离。
  杰克两步上前,五指并拢,指刃将那人的心窝搅得血肉模糊。这样就算是教廷的复活术也救不了他。
  教廷的人死了一个接受过圣水的高级神官,怕是要不死不休。杰克转身想走,即使他有能力对付追来的那些圣骑士。那些神官们未必没有可以长距离传送的东西。熏儿小姐家管家煮的红茶很好喝,他可不想暴露在人类的视野中。
  身边传来一声闷哼,杰克低头看去。魔物的侧腹开了一个口子。显然是已死的高级神官留下的。虽然是个不大不小的口子刚刚动作太大以至于再次撕裂。牵动了身上数不清的旧伤这才知道疼了。
  一个人显然更容易逃出包围,不过带上一个半人半兽的小怪物,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只是略一思索杰克就绝对带上他,只不过情况紧急,提着脖子就将人打横抱了起来。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森林外已经是深夜。满月高挂,森林的上空弥漫着雾气。除了不知名昆虫集体出巢的细小声音显得格外的安静。
  杰克能感觉到,教廷的人数不少,冲破了迷雾正在向这里靠拢。
  瞄准了一个缺口打算直接冲出包围,谁知豁然开朗之后是一片深渊——这是一处悬崖。
  “啧。”正想转向改道,强行突破。被抱在怀中发抖的魔物开始挣扎,滚到了地上。双手十指的指尖发白,紫色的血液不断从伤口中渗出,慢慢变成了鲜红。
  他嘶吼着,惊起了一片乌鸦。口中的牙齿先是变成利齿又变成人类的样子。不断切换。
  嘶吼声响彻天地,围追堵截的人找到了目标一般开始加速突进。
  魔物紫色的外皮慢慢褪去,变成了健康的小麦色。胸口与后背的眼睛合拢,看起来只是一些伤疤。眼中的血色褪去,露出了他本来的颜色。
  被狠狠扯下的狼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成一颗白骨。
  雇佣兵仿佛失了全身的力气,张着双手瘫在了地上。努力聚焦死死瞪着蹲在身边的贵族,牵起嘴角露出一个比魔鬼还要狰狞的笑容:“杰克……新兴贵族……哈……真是可笑。”
  杰克笑眯了眼睛,重新整理了有些凌乱的黑发,然后将不知哪里掏出来的小礼帽端正地扣在头上:“不管是不是很可笑,为了活命,我只好先向你道歉了。”说罢甩净了指刃血槽中圣骑士留下的鲜血,缓慢的将那个半球形的伤口切割得像是利刃留下的一样整齐。
  令人窒息的疼痛差点让年轻的雇佣兵昏过去,瞪着泛着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仿佛在雕刻艺术品一样的人,恨不得被掏出心脏的就是眼前这个衣冠禽兽。
  即使这样,他还是一声不吭,直到结束才松开了酸痛的咬肌,口中一片血腥。胸口大幅度起伏着,贪婪的呼吸着氧气。
  “关于这点,我很佩服你,哪怕你看起来很想杀了我。奈布丶萨贝达。”杰克把玩着手中的白骨,愉悦地笑了。

关于寄生
p2手绘时候写错了改不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3是一个脑洞【眼神暗示】
  狼头是寄生在奈布身上的,被寄生的时候行为举止都像狼一样,但是潜意识里并不想害人。所以在有人进入狼群领地的时候都会将狼群驱逐。直到遇上了偷猎者。
  将他们杀死以后被进森林探险的冒险小队撞见四处传播【森林里有长得像人一样的吃人恶狼】。
  路过森林的商队其实是偷猎者的队伍,杰克因为有着同样的味道被狼奈留了下来。
  陆陆续续来了一批又一批偷猎者,最后甚至连特种兵都出动了。
  一年满月奈布终于夺回身体主权,同时特种兵开始围追堵截。
  跟着杰克回到城市以后努力的想要融入陌生的社会,却总是闹出笑话。同时也杰克也对奈布日久生情。无意间发现杰克是个“鸟人”,不是寄生的产物而是真正的怪物。
  同时狼头开始躁动,一次偶然的事件后人们发现杰克就是在白教堂杀死妓女的恶魔。
  人们围在高墙下,杰克站在高墙顶上。人们拿着锄头或者是板砖之类能伤人的东西讨伐杰克。
  奈布站在队伍最前。
  “你也要讨伐我这个怪物么?奈布丶萨贝达。”
  “廓尔喀弯刀不应该向同胞挥舞。”
  他取出了一个头骨,戴在了头上——是狼的头骨。
  “但我愿意成为你的同类。”
  他成为了半人半狼的怪物。

码住!

就似那什么的池面:

终于肝完了,太想看奈布的剧情了,加了个推演队,肝到现在,拜托屠夫们帮忙,大家基本都很好心的帮了(真的很感谢!)
还顺便帮几个鹿头厂长做了任务www
一起匹的还有个杰佣太太hhhhhh

评论区的兄die要的原图x
太难艾特了请自取x

是关于奈布人设的一点想法x
p4下面那种纸写的大概是:
  白沙街孤儿院的新起点,教会将拯救迷途的羔羊。
  在上属教会医院的义诊中,白沙街孤儿院至少有1x名儿童患不同程度的精神病,经过孤儿院经营者皮尔x的亲切沟通,白沙街孤儿院将由教会进行改造。作为……精神病院投入使用。
.

  护士日记:三号床的病人是所有病人中最不安分的。他总说自己是个雇佣兵。虽然他的身上确实有很多伤口,但是他的双手羸弱得不像是能够开枪的样子。
.
  哦,上帝,他真是个惹祸精,也许给他穿上拘束衣才能安静一点儿。
.
2p杰佣x我的杰克好像从来没有露过全脸【。】
混进来了一张自设x
指绘软件没有模糊工具我要死了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