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废人红莲

一只咸鱼红莲x初三失踪x
跪在冷tag瑟瑟发抖
爱好是水果,只要是拆水果通通不吃
坑多,凹凸嘉瑞,魔角海霍,开宝伽小
最爱的还是冒险岛白佣。
天雷信白,瑞金
希望有同好可以一起产粮_(:з)∠)_

三角,是最稳定的形状
问问有人和我一样么
有的话你也凉了【doge】

手书画到一半心态崩了
果然还是应该再练练再来
有谁比我渣!啊!?
拿张表情包凑个双数。
选了几张看的顺眼的,短发立领我流好朋友白老师
我流幼年佣兵注意
手绘党表示cs真是个好东西x

农药学院那些事

庄扁,水果,云亮,邦信
注意避雷
太久没更新我都忘了格式长啥样了
大多梗源自生活_(:з)∠)_

7.
【药剂医学科的萌新】
  身份如ID,身为一个新生其实一直想问。庄老师底下的学生喊他庄贤者就算了,为什么我们药剂学科的也要喊他庄贤者。甚至别的学科的学长们在秦老师面前也喊他贤者。
  真的不觉得这样子很中二吗?????
  更可怕的是学长在有一次顺口不小心喊了庄老师被秦老师听见了以后被叫去办公室回来以后找我试药我的内心:hxjsbsgajksjdhsosj
  exm???我有点后悔来药剂科了 ´_>`
.
.
.
★【评论】
  【我的眼里只有鲲】
  你还是太年轻,你的学长经历的可比你绝望多了。
.
  【清流剑仙】
  为药剂医学科的同学们点蜡,顺便赶紧让刘邦把水房锁起来,不然我们就完了。
.
  【蜀班颜值担当】
  @我凭本事抢的人头为什么要还? 罪魁祸首在这
.
【匿名】
  只是学弟还是学妹?算了蜡烛。
.
  【药剂医学的萌新】
  ????汪汪汪???
.
  【女孩子真可怕】
  学弟?或者说学妹?你有所不知,当年你们庄老师获奖了以后算是挺出名了吧。副校长当时开了个玩笑说干脆让庄老师的学生喊老师庄贤者算了。庄老师底下的学生当然没什么意见。主要是,副校长又好死不死说了一句。
  【反正你相方的学生也算是你的学生干脆让你学生一起喊算了。反正你们系离得也近。】
   自那以后秦老师就让他手底下的学生一起喊。本来还有些人不以为意,结果有几个死不改口的学生被拉去帮助实验了。出来以后整个人都一副……嗯……据萧何描述类似于……嘶
  结果第二天这几个学生不知道发什么疯,大晚上跑到水房把秦老师还未完成的药剂丢进池子里了……
.
  【药剂医学科的萌新】
  这……这么刺激的吗Σ
.
  【蜀班颜值担当】
  结果半成品是有致幻效果的,当时这位@大菠萝☆ 外教先生抱着@大橘子。 痛哭,说橘老师的皮为什么这么难扒,还说橘老师和他在一起【当时还没有确定关系】只是因为他的头发,橘老师跟本不知道夸别人头发意味着什么。
  还蹭了橘老师一身的眼泪。
  当时还是隔壁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李白和赵云一起才把人按住没现场表演一次水果忍者:)
.
  【月下萧何】
  当时我记得隔壁宿舍来了几个人我们正在枕头大战……不知道谁给了副校长一杯自来水……
  结果就是副校长死死搂着韩信,一脸深情的抚摸他的头发【就是那种,抱婴儿的样子】,他讲的话我现在是印象深刻
  【崽啊,你的毛又长了】
  【你看你,毛这么短,你身为一只长毛兔的尊严呢】
  【快入冬了,我的命就靠你了啊】
  后果……
  后果太惨了。
.
  【匿名】
  当时我也是在场人士来着。还好我只喝矿泉水hhhhhh
  记得当时几乎全校中招,没办法这玩意滤水器都救不了。
  某蜀班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诸葛亮同学当时就是我看着他喝了那杯水的。诸葛同学那时候可以说的最正常的了,只是上去就把云同学的衣服给脱了,摁在地上不知道哪里摸出的笔和试卷就趴在人身上开始做题。甚至还把云同学肉♂体当成了草稿纸。一面写完了还不知道反面想把人裤子拽下来……
  我们一旁脚落围观的差点没被闪瞎……
.
【小编】汐
  这事儿我有印象☆
.
【小黄鸡】
  我记得这事儿当时还是秦老师早上起床以后往池子里丢了中和的药以后才好下来。但也因为这样两系的学生再也不敢不喊贤者了。
.
【风纪丶主席】
  楼上的……ID眼熟,记得那晚你还跟我去风纪走了一趟来着。
.
  【清流剑仙】
  来,说出他的故事
.
  【小黄鸡】
  【smoke.jpg】
.
  【风纪丶主席】
  恕我婉拒

手书的一部分图_(:з)∠)_
进度20%
讲道理老白短发和佣兵真的好像啊,一个黑一个白

不如跳舞,打架不如跳舞

我真的是个正经人
别看标题这么不正经
——————————

   尖叫声打破了森林中长久的死寂。
   静谧森林危险程度不亚于玩具城的中下层,就算是成年人踏进外围此时也该凉了个透。虽然有自己带着,但是那个孩子依然走出了自己的保护范围。
  “小孩,退后。”
  佣兵的披风很大,将他的整个人都盖得严严实实。因此显得整个人都小了几分,但亚林知道,这双手臂下蕴含着力量,并不厚实的胸膛却足够令人安心。
  将人小心地安置在草丛中。环视一周,乌曼的个数已经了然于胸。脚尖点地,瞄准一个空隙向着原本休息的空地冲去。
  乌曼碎裂后的物质太过恶心,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人体有害。而这些正是亚林不能接触的。
  前方还未熄灭的篝火还在冒着火星,循声而来的乌曼已经在前方围成了一堆,它们额头类似于咒印一般的图案漂浮在身前,肉眼可见的黑色物质在法阵中心汇聚,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眼神一凝,细微的金属摩擦声被脚下草叶折断的声音覆盖。
  矮身低头躲过已经来不及阻止的魔法,迅速靠近试图再一次凝聚力量的生物面前轻而易举地将头顶的符咒挑断在空气中变成粉末。回身抽出另一把短刀上挑准确地将身后的乌曼分成两半,小腿用力高高跃起躲过再次袭来的暗魔法,再次搅碎一只乌曼的咒印。
  眼光忽地一闪,短刀脱手连带着乌曼碎片钉入地面,空出一只手抓住了树枝改变了下落方向,特制的鞋底带着细小的尖刺,连带着佣兵的体重将乌曼直接压成了碎片,飞溅起的碎片沾在了披风上,却轻的仿佛没有重量一般,反手将不堪重负而折断的树枝插进还未完全破坏,试图再次凝聚的乌曼碎片中。长出一口浊气。
  准备摸向短刀的手一偏,银色的手枪已经拉开了保险。
  “小孩!趴下!”
  枪声在这常年寂静的森林中尤外刺耳,因为不放心而悄悄跟过来的孩子似乎吓坏了,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再纠正,僵硬地站着,只能看见一只发着荧绿色光芒的蝙蝠缓缓倒下。
  仿佛是在为同伴的死而愤怒,大片的蝙蝠自森林深处飞起,发出尖利刺耳的叫声,却忌惮着乌曼的存在而停在半空。
  几乎是同时,两个巨大的黑影冲出了各自的阵营率先在空地上缠斗起来。随之蝙蝠群俯冲直下,仗着数量的优势与尖锐的爪牙与乌曼展开死斗。而它们的结局终究只是被暗物质污染,成为它们的一员罢了。
  再次搅碎挡在身前的乌曼,扬起斗篷险险地挡住将要溅到脸上的碎片。几步爬上树干偏头躲开蝙蝠的袭击,看着它一头撞进了新生的乌曼群中。
  草地上已经满是乌曼与蝙蝠的碎片,尸体。漆黑一片。
  压低了帽檐,方才看见亚林的草丛中只剩下了一具正在变化的蝙蝠尸体。
  “啧。”
  轻啧一声,亚林的尖叫声再度传来。
  几只边围的乌曼团团围住了亚林,不约而同地伸出了姑且可以算得上是手的东西,结起了魔法阵。
  连开几枪,乌曼的碎片却险些溅到亚林的脸上,收起枪支也不敢再随意开枪,密集的蝙蝠群此时成了最好的借力工具。全力跃起踩落几只蝙蝠——也只有这些蝙蝠够大佣兵才敢这么做。
  也不顾落下时压碎的乌曼碎片飞进披风中,刀光闪过迅速地在乌曼的包围圈中打开一道缺口,伸长了手臂却也只能看着小孩渐渐地被黑暗掩埋。
  就像他曾经无数次见到的战友们一样。
  然而现实可没有机会让人愣神,就在几秒之间,后排的乌曼再次填充,新一轮的魔法准备就绪,暗物质已经脱手袭来。
  佣兵只能抬起手,天真的试图用这一件披风来挡住这些魔法。
  没有想象中的疼痛。
  暗物质停在了空中,淡淡的,乳白色的光晕围绕在身边,而亚林身边的暗物质滑落下来,一摸一样的罩子将她保护的严严实实。
  蝙蝠与乌曼的战场中心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纯白色的长发披散的身后,无风自动,口中吟唱的声音不大,却足以让这里所有的人类听的真切。
  白光从他手中的法杖中散发出来,一时间照亮了整片黑暗的森林。
  乌曼尖叫着飘散,只留下一地的暗紫色晶体,蝙蝠的身上冒出黑烟,频繁拍动的翅膀下掉落了一片片的暗紫色粉末,落在地面悄然消失。它们身上那一点荧绿色的光芒也显得黯淡无奇,只不过在空中愣了数秒便一起飞回森林深处。
  佣兵的披风上几乎满是乌曼碎裂后留下的胶状物,此时一片片升腾起的粉末遮得看不清人脸。
  强烈的呕吐感却不合时宜的出现,捂住脖颈干呕几下,伴随着酸液吐出的却是与披风上相差无几的胶状物。
  佣兵的身体已被污染,只怕是再晚一点也会变成一只新生乌曼。
  披风的下摆被人拽了几下,低下头正对上亚林关心的目光。
  以及掩盖不住的内疚。
  “我没事。”
  摇了摇头,将亚林拽到身后,目光对上已经收起了魔法,带着礼貌而不失亲切的笑容站在眼前的人:“我谢谢你救了这孩子,但请问您是……?”
  那人似乎并不介意佣兵眼中的戒备,只是笑着伸出了手:“白魔法师,别人都叫我白魔法师。”

——————————————
我流佣兵过去
其实我只是想写打斗
语c写多了习惯性第一人称,颓废
佣兵亚林只是亲情向。结尾强行白佣/插会腰
我记得这是在副本里有剧情的,不记得对话了,很丧。
好想要看白魔法师的实况啊……或者给我台电脑我自己打也行qwq
巨大的黑影对应精英怪

脑了一下第二季要是嗝儿瑞和螺丝要是再打了起来
“来,继续。”
我们的目标是!     拆迁!拆迁!拆迁!
画不出他的万分之一帅气!

看见一张几个月前的橘子私设,懒得继续画x

大概是西部风【瘫

虽然一点都不像

宛如一条咸鱼x

#假的螺丝捕捉计划#
一些智障ooc自娱自乐的产物x
p6p7之间一张螺丝光速接近的不小心误删了……谁快来给我一刀
请自行脑补
嘉德罗斯【光速接近】
格瑞【惊吓】
p9是背后,一堆仓鼠hhhh

镜中人

  记一个梗,呸,世界观与设定
  一切都为了伽小!
  伽罗:我 战神 打钱 娶媳妇
  魔伽:我 魔王 打怪 日小心
  .
.
.
  镜子另一面的世界与充满正能量的外面不同,可以说是正好相反,比如五超人在“镜面世界”是坏人,月舞星影则是好人。镜子世界的人都成为【镜中人】有的人能在“外面”找到一摸一样的“同体”,也有的人不会出现在镜子世界。
  两个世界由一面特殊的镜子链接,不定点出现,有时是一片湖,有时只是一小块能反射人脸的玻璃。
  镜中人只要打败【任何方式】境外人,就可以取代他在镜子外世界的位置。
  镜面世界常年黑暗,物资贫乏,气候多变,人口却是镜子外的二分之一。
  魔伽是镜面世界最高上将,阿卡斯黑小同为副将。机械师为黑博士。
   魔王伽:
  沉迷搞事,近乎目中无人。
  强大的力量使他几乎将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狂,但不自大。一手挑起了镜面世界和镜外世界的战争,称呼黑小为【小兔崽子】,穿着一身骚气的紧身衣,日常会穿着一件大衣。
  魔伽在军中打败了凯撒,成为了第一人,因此经常以境外世界阿德里的事情刺激伽罗
  对于黑小来说就像是老大哥,虽然总是各种教训黑小但还是十分满意,对白小的话……嗯……大概是有些宠?比自家兔崽子可爱多了。
  护犊子。
.
.
黑小:
  黑小与白小性格相差不多,但是下手无情,挤出来的笑非常好看,只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就有些不忍直视。喜怒从来不浮在脸上。战斗时会带着一个面具【见开宝大电影】。比起魔方更喜欢玩伽罗,虽然不常讲话【不常,不常,不常】但是毒舌技能满级。
  比起击败对手,更喜欢慢慢折磨对手,偶尔会强行越界去找伽罗打架,认可魔伽的强大,同时无视魔伽的命令。时常会呛人一句,很希望魔伽也变成魔方。
  黑小与白小相处十分愉快,可能是因为都喜欢玩伽罗吧。
.
.
黑博士:
  黑博士对战争不感兴趣,不过比起杀人更愿意和宅博士一起搞科研。
  大胆,比于宅博士的处处顾忌更加疯狂,人体实验不在话下,但从来不在宅博士面前进行,真正地用生命来搞科学。
  擅长生化武器和大范围的杀伤武器。
.
.
开天花粗的镜中人设定还没想过,谁让我沉迷伽小【bushi】
暂时是这些吧x有机会再完善!
.
          感谢您阅读到这里!

沉睡的埃欧雷之王
继续摸鱼_(:з)∠)_